首存1元再送15元

师生作品

【师生作品】贾怀勤:疫情“推”我体验视频会 ——从两场视频活动说中国数字经济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7日 浏览次数: 编辑: 艺萌

疫情“推”我体验视频会

——从两场视频活动说中国数字经济

贾怀勤


一场课题结项会

        2020年3月6日上午,我参加了一场视频会议,具体内容给是商务部某司委托部研究院做的一个商务数据调查项目结题评审。我是他们聘请的评审家之一,任评审组组长,此外还有几位高校教师。项目组全体成员与会,挂帅的是研究院一位副院长。因为是疫情防控期间,尽量不搞聚集活动,所以主办方使用了“腾讯会议”的远程会议服务。

        这种远程会议服务,听说前几年就开发了,只是使用者很少。我们这个会的参加者都不熟悉,所以5日上午主办方的执事与我们逐个先微信联系,发出注册使用“腾讯会议”的操作流程。我们根据操作流程注册加入“会议”。下午3时,执事召集大家在“会议”平台先“见面”试通话,确认无误后,就等次日开会。

        6日9:30视频会议正式开始,整个过程如同在真实的会议室内一样:1)处长代表项目需求方介绍背景;2)项目组汇报数据调查设计方案、执行情况和结果。3)评审专家逐个提出问题,由组长归纳整理出几个问题,请项目组回答。4)项目组回答问题。5)评审专家研究并通过审核意见。6)正式宣读审核意见。11:00会议结束。

        类似这样的评审,光是给商务部做就记不得有多次了。我想:即便疫情平息了,再开评审会会,还需要聚到会议室里吗?要知道进部委大院是要办手续的,虽然不太复杂,也耗费一定时间;更要命的是大老远地前往东长安街,路上很费时间的!

一场教学督导会

        3月3日上午,我参加了关工委和教务处举办的一场在线教学督导会。据关工委黄震华代主任说,上级关工委要求老同志在疫情期间参与对网课的督导,于是他就联系了教务处,举办了这样一场特殊的督导会。考虑到常设的督导组的老师们都居家较远,就邀请我和王桂林“友情客串”。教务处在知行楼线上课程监控室,安排我们观看由他操作的网课授课情况。

        据教务处副处长周博介绍,我校本学期为研究生和本科生开出的线上课程有1286门,共2104门次,讲课教师814名,参与学生98494人次,基本做到全覆盖。线上课程包括录播课(占1/2弱)和直播课(占1/2强)。录播课包括选用其他院校开出的优秀课程;直播课形式多样,有课件加视频的,课件加音频的,课件加现场讲解的。基本上都做到了学生签到、老师布置和检查作业、开设论坛和课堂互动。

        我们坐在控制室里,对照调出的正在实时播放的课程单,有选择地听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线性代数”“人力资源管理”“统计调查”“名著名译选读”“证券估值和投资分析”“宏观经济分析”“翻译理论与实践”“英汉翻译”“商务英语听说”等课程。每门课程观摩1-2帧PPT课件,听课时间大约3-5分钟。边听边看边交流感受,发表评论。所评所议既有PPT片子制作的观看效果,教师语调、语速对学生听课效果的影响这样的“艺术性”问题,也有在数理性很强的课程中如何体现思政导向的哲理性问题。我们还从教务处方面得知,学校对教师打造优秀课程课件和撰写教学、教改论文视同发表优秀论文,以此来激励广大教师在这方面有更多的投入。

本学期我在公共管理学院给海关专业研究生担任了8周的授课任务,按着教务处的网课要求,花时间制作了课件。我做的是录播课,在PPT课件上加录讲课音频,这其中也费了一些周折,毕竟以前没有做过这样的活。在编写教学大纲时,注意到学校统一要求在每一章中都要体现课程思政,在教学进度表内单列一格,要求写明体现什么样的思政内容。作为曾主管宣传工作和学生工作的卸任校领导,我拥护教育部的课程思政有关指示,这是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必要措施。

我想,疫情平息后该怎么上课?做了这么多课件,其中一些有可能进一步提升质量,成为范本。一些课是否改为网上授课?平行课使用一个范本就可以了,多余的教师去做什么?网课如何更好地引导学生学习有关内容,加强其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是死记硬背概念和原理等。

战“疫”——数字技术改变着国人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

疫情防控期间,许多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都被迫改变了,这也催生了新经济的发展。原来还处于试验阶段的无人送货小汽车,在武汉城里“服役”了,在疫情核心区武汉第九医院到快递站这段路上,就有一辆京东物流X事业部研发的无人车在来回奔波,解决了站内50%-60%的单订。又如使用5G、人工智能、人脸识别等技术,在疫情中寻找“密切接触者”,只需通过微信小程序动动手,就能查到近期确诊小区、患者搭乘交通工具。

健康码的发明更是人员身份及健康状况管理的一个革命。当下在的很多城市,虚拟的健康码取代了小区出入证,用来判断人员健康状况,记录体温、判别高危人群,并引导全民自主健康申报,实现社区、企业、学校等分级采集数据,政府主管分级查看疫情数据,实现触达更多群体、覆盖更多场景、接入更多数据。市民只需填报一次个人健康状况即可获得健康码,凭借健康码进出社区、办公口、交通卡口、机场火车站等多个场景。农民工家乡所采集的健康码数据,在千里之外的用工企业得到承认,再加上点对点的接工,极大地方便了复工复产。

在医疗领域,武汉的一些医院开办了免费线上发热门疗。原来极少运用的远程会诊,在各省援鄂医疗队与其本省后方的专家之间得到了较为普遍的运用。

在其他领域“黑科技”也大显身手。大中小学生们在家里选课了。居民/企业不用再跑政府办公大厅和银行,在家/企业里就能办理证件、财税和借贷手续了。企业复工复产需要工人,人社部门通过网上办公给他们联系好了。企业的上下游配套生产和物流需求,工业和信息化部门通过网上办公给他们接通了。在春耕备耕中,无人机大展宏图,负责施肥撒药,既避免了人员接触,又提高了生产效率。还有党政跨地域干部视频大会,企业跨地域子公司的视频会议。

……

战“疫”——中国迈入数字经济的新契机

这就是运用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高大上新技术的新经济,正规名称应该叫数字经济。数字经济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大块。第一块指计算机和信息生产和服务由科研走向产业化,成为国民经济中独立的产业部门;第二块指将数字技术融入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包括教科文卫体服务和党政军群服务),创新产品,更好地满足居民的生活消费和企业的生产性消费。上段所列举的新事,只是数字经济的少数例子,数字经济正在全面走入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这可真用得上那句话了:“不怕你没见过,就怕你想不到。”

数字经济的供给侧有相当强大的科技支撑和市场开发意识。以腾讯为例,它开发了健康码。而前面所说的“腾讯会议”更是火爆。面对迅速增长的需求,他们发现,100人(免费接入会议)功能已经不够用了,于是在当天就开放免费权限到300人。腾讯会议的用户量几乎每天都在暴涨,从25日开始,腾讯会议团队每天按照当天用户4-5倍的规模来准备第二天的服务器。目前腾讯会议可以满足全球130个国家和地区的千万级用户的会议需求。

1964年,周恩来总理在三届人大上首次提出中国的发展前景,实现工业、农业、科学技术和国防的现代化,即“四个现代化”。改革开放,全国人民意气风发地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应该说,当时所设想的现代化水平,今天已基本上做到了。但现代化是个动态概念,奋斗目标也随之前置。“十九大”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奋斗目标。最近中央又在“四个现代化”之上提出第五个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我的体会是,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角度看,21世纪的现代化就是全面迈入数字经济时代。这次在中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党和政府领导能力和动员体系的一次大考,也是对全国人民精神面貌和素质的一次大考,还是对中国经济弹性和转危为机能力的一次大考。疫情从短期看,会对中国经济有负面影响,但改变不了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发展趋势。我们应该抓住这个契机,加开建设数字经济,加快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步伐。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首存一元送15彩金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